刘伟:社会科技成果转化亟需政府推动

2016-03-06

【编者按】:3月6日上午,全国人大代表、广州佳都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刘伟将作客访谈室,结合政府工作报告以及广东省创新驱动发展大会的工作要点,谈谈高科技企业如何实践创新驱动。

  主持人申晨: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南方报业传媒集团2016年全国两会全媒体直播室,今天我们的访谈室邀请到了我们的老朋友——全国人大代表、佳都科技董事长刘伟,刘代表,您好。

  刘伟:各位网友大家好,我也很高兴再次来到南方网跟大家进行交流。

  主持人申晨:刘代表,昨天您听取了政府工作报告,作为一名人大代表,对报告有没有什么感受?对此满意吗?

  刘伟:昨天在现场能够听到总理精彩又很务实的报告,非常振奋,也很有启发,听了报告以后有两点感受非常深:第一,总理在部署“十三五”重大举措的时候,在开篇就已经谈到创新驱动作为国家的发展战略,创新驱动是未来国家发展的第一动力,也是整个国家战略布局的核心位置;第二,农民工进城以后,国家会综合解决农民工的问题,让农民工享受跟城市居民一样的待遇和福利。这两点我都很有感受。

  主持人申晨:既振奋又温暖。

  刘伟:对。

  主持人申晨:很多人听了报告以后谈到了一点,总理的报告透露出了很多商机,作为一名企业代表,您对此嗅觉应该是很敏锐的,您是否看到了商机?

  刘伟:我看到了两大商机。第一,国家对创新驱动非常重视,而且也明确指出科技创新是创新的一个“牛鼻子”,2016年是“十三五”规划的开局之年,国家对科技创新重视度很高,佳都科技作为世界级的智能化科技企业,在智能化科技方面我们有400多项国家发明专利和专利著作权,应该说在这方面还是有一定的领先地位。因为我们的整个业务模式跟苹果手机有点像,我们是做科技的最核心部分——软件和设计,大概有200多家上游企业跟我们做配合。国家对科技创新这么重视,作为一个高科技企业的从业者,我们认为这里有很大的机会,而且不只是一个行业,各行各业都有很大的空间。

  第二,总理用“互联网+”的模式来改善整个城市发展和城市建设,这对我们也有很大的商机,智能化技术会对整个中国未来30年的发展以及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很革命化的变化,智能家居、智能出行、智能医疗等,这些方面都具有很大的市场。

  主持人申晨:您刚才说政府工作报告中多次提到了创新驱动,您的感触也非常深,报告中提到了一句话“到2020年,国家的科技带动生产力要达到60%的比例,您作为代表以及作为其中的一个参与者,您觉得这个目标切实吗?

  刘伟:我认为有一些挑战,达到60%,我认为这个指标应该接近了发达国家的水平,改革开放前30年我们国家是依靠人口红利,劳动力比较低,对环境污染没有这么重视,所以使得我们的经济快速发展,但是未来30年国家对科技转型发展核心竞争力方面、创新驱动从国家到企业都已经深深体会到,而且确实像总理说的,我们不需要妄自菲薄,过去30年我们确实培养出了很多在各个行业里单打的世界冠军,其实我们整个企业的能力和水平,包括国家的财力积蓄,应该在全球都是处于很领先的地位,我们毕竟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我认为我们在这些方面还是有很大很好的基础。

  作为一个企业家,春江水暖鸭先知,我们很多细分的企业原来都是做贸易,通过过去10年的转型发展,都在各个行业成为全球的领先行业。比如佳都科技,我们有两家上市公司,第一家上市公司是做电子分销,也是做到亚洲第二,很大规模。10年前我们转型做智能化技术,我们现在做智能化轨道交通、智慧城市、平安城市,都是世界性第一大市场,像地铁,现在全球85%的地铁都在我们国家,人家开玩笑说全球的挖掘机100台85台都在我们国家,我们成为中国的第一,很快必然会成为全球领先。去年我去洛杉矶,看到洛杉矶地铁,美国是全球科技最顶尖的国家,我看到这些地铁技术跟我们7、8年前的水平差不多,我相信不出5、6年,总理出访或者是主席出访,不仅是推销我们的高铁,可能还要推销我们的地铁技术。我觉得这一块既有挑战又很有信心。

  主持人申晨:昨天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在参加上海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抓住时机,全面提升自主创新能力,力争在基础科技领域作出大创新、在关键核心技术领域取得大突破。去年,您也就是在这里讲到,企业的发展关键是要掌握核心的技术和核心的科技。一年过去了,佳都科技在核心技术方面有没有新的动作,在未来的一年内,佳都又有哪些计划?

  刘伟:我觉得习总书记确实讲到了我们企业的心坎里,从一个企业的实践过程中,特别是高科技企业的实践过程中,我们深深感觉到掌握核心技术对一家企业发展的重要性,佳都科技10年前进入智能化技术,在智能化技术方面目前在全球还是处于一个领先的位置,特别是去年到今年,我们在一些关键的核心技术上取得了重大的突破,第一项关键的核心技术就是包括人脸识别领域的生物识别取得重大突破,生物识别未来有很大的发展前景。

  去年以前我们的动态人脸识别的技术是比较难的,所谓动态人脸识别是摄像头在这,你从这儿经过我就可以识别是谁,这是世界生物识别的难题,我们去年6月份向全球公布我们掌握了这项核心技术。这项技术未来会在“互联网+”领域带来全球性的革命。广州有60万摄像头,北京有160万,上海也有100万,以后不管你去到哪里,以前摄像头可以捕捉到你但是不知道你是谁,有了生物识别以后他就可以知道你是谁,而且国家有大数据网。

  还有它可以用于反恐领域,也可以用于很重要的民生领域,比如打拐,虽然打拐对于家庭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一报到公安,由于他们的事情很多,打拐的成本很高,原来的打拐就会变得很困难,但是有了这个技术和可视化大数据的体系,就很容易判断拐卖儿童去到哪里。所以,这项技术不光是对国家建设,还是对安全技术,还是对人身,都有很大的帮助。

  第二项技术是地铁的分析技术在全球也是领先,这项技术也会给我们带来革命性的变化,因为在地铁、高铁中央控制系统大脑,原来这些技术都是德国等国外企业掌握,这方面成本很高,我们掌握这项核心技术以后,使得整个公司的科技水平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主持人申晨:您刚才说的动态人脸识别技术已经投入使用了吗?

  刘伟:现在正在做试点,我想3月份试点以后就会大规模推广,孟建柱书记前年亲临我们公司,考察人脸动态识别,将在全国推广人脸识别技术,来加强我们国家的立体治安防控体系。

  主持人申晨:主要还是出于安防方面。

  刘伟:目前的应用是这样。

  主持人申晨:广东省创新驱动发展大会上胡春华书记说到强化企业创新主体的地位,作为一名人大代表,同时又是企业的领头人,您觉得企业作为创新的主体,如何去实践创新驱动战略?

  刘伟:毫无疑问,胡书记的观点和思路是非常重要的,企业是创新的主体,企业怎么做好创新工作?我觉得企业也有很多工作可做。

  第一,企业要发展要创新,必须要把精力放在核心科技上,只有掌握了核心技术和核心科技,勇于在核心技术上投入,才能成为科技创新的领头羊以及对整个产业链有推动和发展。

  第二,应该把科技和市场化进行紧密联合,只有在市场上应用的产品,特别是只有被客户采用的技术、研发,才是先进的技术,只有技术在市场上能够把竞争对手特别是国外的竞争对手PK下去的产品,这才能叫做科技创新驱动。所以,我们一直把市场化的目标作为科技创新的一个忠实的目标。之前有些企业为了拿政府的一些资助,他们搞了一些科技的产品,在市场上没有用到,其实这既浪费了企业的财力物力,其实也浪费了社会的公共资源。在这里我也呼吁一下,其实这还不仅仅是企业的问题,这跟政府的考评机制有关系。

  第三,企业作为科技创新的主体,产业资本和企业资本应该相结合,科技创新离不开金融的支持,创新是一项成本很高的工作,可能创新结果出来以后大家觉得很光鲜,像佳都科技,我们的利润每年增长50%,其实现在实体经济都下滑得很厉害,但实际上我们有大量的投资在里面,像轨道交通这个领域,我们2005年进入这个市场,大概2009年才拿到地铁的第一张订单,有4年我们每年投资几千万,一张订单都没有,其实这个压力还是很大的。我们大概统计了一下,高科技投资成功率如果超过15%,已经是非常优秀的企业。这样一个高投入的创新驱动的产业,如果不能够跟资本市场有机地结合,不能够多层次跟资本市场进行结合,我觉得科技创新会有比较大的压力。佳都科技是民营高科技企业,实际上过去10年转型发展,我们拿到国家的资助不多,基本上我们都是通过市场化资本市场去解决,通过市场去获得利润。这几年佳都科技成长比较好,所以在资本市场、股票市场也是比较热门的,最近3年我们集资了20个亿投入到核心科技里面。

  如何做一个创新主体,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就是以上三点经验。

  主持人申晨:您认为结构性改革的瓶颈有哪些?

  刘伟:结构性改革的瓶颈还是有很多的,2012年十八大国家就把创新驱动作为国家的战略性策略来推进,但是为什么今年总理还花那么大的篇幅来提这个问题呢,我个人的理解,一方面是创新驱动确确实实很重要,抓到了整个经济改革发展的“牛鼻子”,第二方面是在实施过程当中进入了一个深水区,这里面最大的瓶颈是观念的变化,整个社会,到政府,到企业,过去30年的成功是给我们带来了很多成功的经验,环境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些经验可能是一个挑战,包括现在非常多的制度、机制都是不能够适应现在的发展的,最简单的例子,我们说要搞创新驱动,现在要鼓励人才,一线优秀的人才要鼓励,但是你可以看到现在的税法,所得税的机制,包括上市公司对高管的股权激励机制,这些都是国家用社会性手段来解决科技人才的问题,现在所得税要45%,这是非常高的。整体来讲,这些机制问题、观念问题是现在结构性变化的第一重大也是最根本的瓶颈。

  第二,现在整个社会对创新驱动是理解了,但是在执行过程中、在落实过程中很多也还是停留在口头上,很多还没有落到实处,整个国家战略、配套机制以及整个社会环境还没有完全到位,我认为这一块政府应该花更大的功夫。

  我有三个小的建议:第一,应该迅速建立科技转换服务的公共平台,现在有大量科技转换的成果出来,但是没有一个权威性的平台来推动整个社会科技成果的转化,据我个人不完全统计,我们企业70%的成果最后就躺在了评了一个奖,没有什么驱动,科技创新最主要的一个衡量就是要有市场化、产业化的目标。

  第二,我认为政府在知识产权方面要加强法制观念,创新是有很高成本的,如果没有法制观念对知识产权的保护,那就没有办法鼓励更多的企业投入到科技创新,现在科技知识产权维护的成本和保护的成本非常高,去年我也在这儿也谈到,像我们这样的企业在广东还算是比较明星的高科技企业,我们也都发现员工从我们这儿,把我们的软件拿出去。我们在广州赢了这个官司,但是执行都非常困难。我相信一般的中小型企业不可能有我们这样的资源和资金去追溯这样一些问题。我觉得目前来讲,从国家层面、政府层面应该积极地支持。

  第三,政府在相关治理的政策和制度上要匹配这样的发展,使得创新驱动的结构性改变,从税收政策、资金、人才制度体系,尤其是市场化的评估体系,因为政府的评估体系是对整个创新机制有很重要的指挥棒的作用,因为它那是“无形之手”。

  主持人申晨:您刚才回答了政府在大力培育发展创新型企业应该做的一些工作。

  刘伟:对。

  主持人申晨:在创新大会上也提出了要扎实建设好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提升珠三角区的创新水平,佳都科技是处在珠三角地区的,您觉得建设珠三角自主创新示范区的示范作用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应该怎么样去建设这样一个示范区?

  刘伟:这是省委、省政府提出来的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从一个基层企业来说,我个人的看法是这样的:因为珠三角是我们国家乃至全球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应该讲也是我们省传统经济的大本营。目前我们省贯彻国家的发展战略——转型升级,这是一个制高点,珠三角的传统企业总量在我们省乃至全国都是一个经济的支柱和引擎,在这个地区建立这样一个示范区,如果能够以创新驱动模式带动整个珠三角地区,如果它能够做好的话,我相信它会起到一个龙头的作用。同时,它还是创新驱动的一个攻坚区,因为这里传统型的企业比较多,传统企业如何用新思维、新业态、新方式来带动整个经济的发展,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难点,所以,这既是一个很重要的点,又是一个难点。

  主持人申晨:非常中肯。最后一个问题,您这次参加两会带来了什么议案和建议?

  刘伟:我这次主要带来了四个方面的议案和建议。一是创新驱动促进产业发展,这也是一个很热门的话题;二是针对《劳动法》方面的,《劳动法》实施了这么多年,取得了很好的效果,但是《劳动法》在劳资赔付方面还有一些需要改进的地方;三是针对PPP建设(PPP模式即Public—Private—Partnership的字母缩写,是指政府与私人组织之间,为了提供某种公共物品和服务,以特许权协议为基础,彼此之间形成一种伙伴式的合作关系,并通过签署合同来明确双方的权利和义务,以确保合作的顺利完成,最终使合作各方达到比预期单独行动更为有利的结果),因为PPP建设是公私合营,因为我们国家近年来开始投入大量的资金在基础建设方面,这方面光靠国家的资金和国家的资源是不够的,如何利用好社会资源来发展国家的基础建设是一个很重要的议题,但是在执行过程中还是出现了很多问题,国家在这方面还没有一个清晰的法规,因为这次来参加“两会”,我也希望通过从法律层面解决这些问题;四是用智能化的手段建立全国性的可视化大数据平台和动态人脸技术,来彻底解决打拐的问题。拐卖儿童其实就是两个点,一是为什么有拐卖儿童,因为有人买,所以才会有人卖,所以我觉得在买这个方面要加大立法的依据和打击的力度。二是解决破案成本高的问题,原来公安机关要找一个拐卖儿童成本太高,使得很多打拐的犯罪分子都很容易得逞,有了这样一个新的技术,打拐的成本就很低了。这次主要就是带来了这四个方面的建议。

  主持人申晨: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本场访谈到此结束。最后,希望您的议案和建议能够尽快得到回应,我们也共同期望创新驱动发展有更长足的进步,创新型企业能够更好地成长。